也說「科學練功最佳時間的探討」

 

安徽  喬心田

 

    我是安徽省宣城市國稅局一名退休幹部, 199612月確診為低分化鱗癌(鼻咽癌)。在上海市五官科醫院放射治療3個月後,就是堅持 "四戈齊下"的治癌戰術,活過近7年,取得決定性勝利的。同時還治好了我身上多年形成的10餘種慢性病,如頸惟病、慢性結腸炎、扁桃體肥大、打呼嚕等。7年中增加的兩樣新病:鼻竇炎、腦梗塞,也是堅持學練郭林新氣功和長期服中藥,初步戰勝的。現在,我愉快健康地活著。

    我相信科學,相信唯物辯證法,相信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”。7年前,我學練郭林新氣功後,一貫堅持“做早功,多做功,做好功”。所謂“做早功”就是每天早上3點半起床,4點鐘出功,做到7點半收功。“多做功”就是每天堅持做功5小時零5分,簡稱505健康工程。一天早、中、晚3次,從不減少功時功目。“做好功”就是堅持放鬆、入靜,按規範做,盡可能取得最佳療效。我自己這樣做,也勸不少新得癌腫、惡性程度高的癌症病人也這樣做。癌症病人不作最大努力,很難戰性癌症,眾多抗癌明星,能活過5年十年20年以上的,都是“做早功、多做功、做好功”的典範,我也聽到大少親友對我忠告:做功不能太早、不能太累呀,我感謝他們的好意。但我還是堅持我的觀點和做法。7年來實踐證明,我能健康愉快的活著,足以說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。

    我相信專家的忠告,我也不完全實踐專家的忠告。專家的忠告也要具體分析,不能一聽則行。因為專家忠告也說法不一,特別是治癌這門科學尚未攻破,說法很多。例如甲魚,計多專家說能吃,但上海腫瘤醫院莫教授說不能吃,長期吃甲魚對癌種不利、甚至會死亡,但他也說不出道理。7年來我基本禁吃甲魚。我在上海治病時一個同病房病人馬老先生,一次體檢發現肝有腫瘤2.5x2.5cm,因年事較高體弱,醫生說:先補等身體強了再手術。馬老兩個女兒女婿在美國工作,很有錢,他多買甲魚吃。兩個月吃了幾十只甲魚,人胖了,臉色也好,肝腫瘤也長到4x4cm,手術後不到幾個月還是死了。

  現就“早做功”孰優孰劣談談個人看法:

    一、關於什麼時候、什麼地點氧多氧少問題。地球上空300米以下的大氣層,其中氧、氮、二氧化碳是有永恆不變的比例的。氧占20.95%;氮占78.09%;二氧化碳占0·03%,其他占0·93%。植物經過陽光的照射能夠產生一些氧氣,但是數量有限,不足以改變地球的氧氣大環境。即使產生的這部分微量氧,隨著地球運轉的風向,也會隨時從植物中飄走。我們所以找樹多、水多的公園婼m功,就是搶抓這部分產而未去的氧氣,對抗癌有利。如果強調陽光出來再做功,功時、功目不好安排。

    我感到做早功好處多,不必強調非要等到陽光出來再做功,否則陰雨天怎樣辦?練功的人常說:一日不做三日無功,三日不做一場空。所以我一天不敢放鬆。

    二、關於睡眠時間長短和生物鐘問題。自從學練抗癌健身法後我的睡眠質量一直很好,每天保持5-7小時高質量的睡眠。不因我早做功(5年我每天淩晨3點起床4點出功)而產生睡不好和倦意。中餐後保持一個半小時午睡就足夠了。

    致於生物鐘問題,就像電子鐘、機械鐘一樣,可以根據需要進行調整。我前5年每天3點半起床,不要鬧鐘到時自動就醒,非常準時。我惱梗後,調到4點半起床,開始幾天不準,時間一長生物鐘還是準時報醒,也不需鬧鐘幫助。

    三、關於空氣污染物白天多還是夜間多問題,這要作具體分析,大城市、重工業區與小城市、農村不一樣。汽車尾氣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那是幾百萬車輛運行,尾氣肯定多於小城市。我們宣城沒有大工業,汽車也不多,夜間基本上沒有私人汽車為旅客服務,白天6點以後汽車成倍的增加運營,白天空氣污染肯定比夜間、淩晨多。這些地方的人們淩晨起來鍛煉,也不會吸入過多的污染空氣。我有兩個同事,中年時期面黃肌瘦,身體十分虛弱,由於堅持淩晨早起鍛鍊,就是轉頭扭腰踢腿、打打太極,現在老了,身體反而變好了。難怪古人云:“要想身體好,天天要起早”。

    四、關於認為早鍛鍊活不過80歲問題。當今世界治療癌症尚未過關,多數患者1-3年相繼謝世。郭林老師、高文彬部長癌症很重,她()們能活過75歲、77歲亦屬奇跡。郭林老師是心腦血管疾病治療無效而去世的;高部長是臟器衰竭去世的,都不是癌症復發轉移謝世的;這說明操練郭林新氣功抗癌有一定療效,他倆高齡去世,不能說明練功人活不過不練者。

  以上看法謹供參考。

 

中華郭林新氣功學會摘錄自北京抗癌樂園2003年第4  93/8/18

回前項       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