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   頭部癌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46.鼻咽癌

        患者:朱幫本 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勞動服務公司離休幹部。

        病理診斷:北京宣武醫院確診為低分化型晚期鼻咽癌並已轉移至胝骨。

        臨床表現及綜合治療情況:

        患者於一九八四年十月發高燒後,出現眼複視,住院檢查,病因不明。經治療後,複視消失頭仍痛。八五年春節,病情突然加重,頭痛嚴重,耳內膜發漲。總聽敲擊聲,經首都醫院等六家醫院檢查,仍查不出病因。八五年六月份由宣武醫院活檢,確診為低分化型鼻咽癌晚期,已擴散轉移到右眼眶尖,侵蝕顱胝骨。當時的症狀:右眼球突出,眼內皮下水腫,外翻,舌頭麻木,嘴只能張開一指大,牙浮腫,無法嚼食物。隨即在中國醫科院腫瘤醫院行放療一個月後病灶仍無變化,腫瘤醫院建議一個月後去同仁醫院摘除眼球。患者因當時身體極度虛弱,因而未做手術。

        八五年九月一日,患者學練郭林新氣功,同時服用中藥,兩周後,眼骨下反水腫開始收縮,一個月後突出的眼球基本復原。八五年十一月行CT掃描複查,腫瘤有所縮小。體質增強,睡眠香甜,精神愉快,生活完全自理。患者放鬆了練功,有時也喝酒,在一九八八年四月,病情出現反覆。頭痛,左腳走路無力,左手連水杯也拿不起,生活又不能自理了。四月二十日經腫瘤醫院CT檢查:「鼻咽癌擴散,轉移腦內,約7×6.8厘米瘤體,伴有水腫」。四月二十五日又住進紅十字新華醫院,採用中藥,郭林新氣功為主的方針治療。六月初症狀消失,基本恢復到生活自理,中旬出院上班至今。

        患者的練功功目安排如下:

        一九八五年九月至八六年四月:早晨與上午,自然行功四十五分鐘,休息十五分鐘。定步功二十分鐘。休息十分鐘。中快功二十分鐘,休息二十分鐘。特快功二十分鐘,休息二十分鐘。下午,自然行功三十分鐘,休息十分鐘。手棍功三十分鐘休息。晚上。自然行功與腳棍功,有時練,有時不練。一九八六年四月至八八年二月份,早晨與上午,自然行功,升降開合功,吐音功,特快功共一百分鐘,中間休息時間共三十分鐘。一九八八年四月至八九年元月,早晨與上午練自然行功四十五分鐘,休息十五分鐘。特快功二十分鐘,休息二十分鐘。中快功二十分鐘,休息二十分鐘。升降開合功吐音約二十分鐘,休息十分鐘。一、二、三步點功各十五至二十分鐘。一九八九年二月至今,早上練自然行功四十五分鐘,休息十五分鐘。升降開合功,吐音約二十分鐘,休息十分鐘。中快功二十分鐘,休息二十分鐘。特快功二十分鐘,休息二十分鐘。一、二、三步點功各十五至二十分鐘。有時練,有時不練。

        47•鼻咽鱗癌Ⅱ級

        患者:王沛福    54  河南省勞改局幹部。

        病理診斷:上海耳鼻喉科醫院手術確診為鼻咽鱗癌二級。

        臨床表現及綜合治療情況:

        患者長期患慢性鼻炎,未及時治療。八三年春,突然鼻塞加重,有時鼻血多。經省直門診部檢查為:「左鼻腔菜花狀新生物」。八三年四月七日經河南醫學院手術,活檢,結論為:乳頭瘤,局部上皮增生間變,癌待排除。八三年六月十四日上海耳鼻喉科醫院手術,病理報告為:鱗癌二級。術後半個月,進行了放療一個半月,每周五次。

        術後經過七年的新氣功鍛煉,一切情況良好,但九○年春又出現頭重,聲悶,有時流鼻血,五月份又到上海複查,斷層片報告為:腫瘤復發並侵及篩竇,又第三次作鼻側切開術,又從裡邊取了三個不同部位的病理檢查,檢查結果分別為左上領竇為粘膜重度慢性炎。鼻外側為粘膜慢性炎息肉病變。前後篩竇為粘膜慢性炎症。

        患者八三年十月學習郭林新氣功,初期以練自然行功,升降開合功,吐音,特快功為主。中期以練自然行功,升降開合,一、二、三步點功為主。目前自然行功,升降開合功,中快功,一、二、三步點功為主。因一直堅持全天上班,每天練功時間只能保證一個半小時,平時少乘車多走路放鬆肢體,以步代功。

        患者練功後吃飯香,睡眠好,精力充沛,很少感冒。原來的關節炎也完全好了。他體會「想要康復,生活有規律。注意營養,但不追求高級滋補品」(患者因吃人參,流過鼻血,效果不好)

        48.鼻咽癌──顱胝轉移

        患者:黃昌明    51  重慶市南岩第二人民醫院主治醫生。

        病理診斷:重慶醫大一院手術確診鼻咽癌顱胝轉移。

        臨床表現及綜合治療情況:

        八一年九月突然發現右頸部有5×3cm腫塊。經重慶醫大一院診斷為中、晚期鼻咽癌,並右側卵圓孔附近改變,有顱胝轉移。隨即作了右頸部淋巴結轉移切除術,術後進行了放療化療造成頭痛,噁心嘔吐,吃不下,睡不好,有時通宵不眠、八五年九月左頸部淋巴結又腫大,經

重慶醫大檢查診斷為:鼻咽癌左頸部淋巴轉移,又進行了放、化療。八七年二月雙鼻流膿性分泌物,四月右側下淋巴結腫塊大12cm,重慶醫大懷疑轉移,要求患者做化療,因患者未同意而未做。患者八三年開始學練郭林新氣功,不久,病緩解,能吃,能睡精神好,體重增加二十多斤。目前,最後一個轉移灶從2cm縮小為黃豆大,雙鼻膿性分泌物減少,腫脹明顯消退,右手術後不能高舉提重物,現右手舉到頭頂,並能提五磅重的物品。痔瘡治癒了,三十多年的多尿症也治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患者八五年開始每天刻苦練功,每天總練時間為四至五小時。早上和上午練自然行功,特快功,中快功,一、二、三步點功,下午練手棍功,晚上練腳棍功。八五年右頸部淋巴轉移也未動搖仍苦練不止。八七年再次懷疑轉移時,在練初級功的功目時不變,每天加練八段錦兩段,星期日全練,患者體會到加了中級功後效果更好。

        49.鼻咽部低分化鱗癌

        患者:李世銘    59  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體工隊體操總教練。

        病理診斷:北京301醫院鼻咽部低分化鱗癌。

        臨床表現及綜合治療情況 (自述)

        1985年除夕,被北京301醫院確診為鼻咽部低分化鱗癌,對於五十歲的我來說如當頭一棒,那麼多工作要做,計劃中的幾本書要寫,難道這輩子就這麼完了?……

        放射治療搞得我口乾舌燥,唾液全無,頭髮脫落,血象下降,身體虛弱不堪。放射科大夫講:射線所及是「敵我不分」,癌細胞和正常細胞都被破壞了,要想盡快康復還要從增強體質,提高自身免疫功能做起。並給我舉了「抗癌明星」高文彬同志的例子,建議我邊治療、休養、邊練氣功。

        425日結束放療,到紫竹院公園「郭林氣功班」報名,開始了「吸吸呼」鍛煉,這些簡單的動作對於搞了一輩子體操的我,是一學就會,「就這些能治病嗎?」我有點懷疑,經幾天之後,「鬆靜站立」── 「入靜」,唾液渥渥而下,這不由得我不信了。從此風雨無阻,寒暑不斷,每日清晨練功兩小時。體力逐漸恢復。開始還配合中藥,一年後只吃點維生素。到現在我 「抗癌八年」了,在治療期間我出版了《中國體操運動史》 (合作)和《體操的保持技術和誘導練習》兩本書,發表了十餘篇論文和幾十篇文章,得到了國家體委的體育科技進步獎和體育教學獎,八年累計發表100多萬字,與癌抗爭了八年,成為一生中學術成就最高的八年,我和同志們開玩笑說:「得了癌症不見得不是好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