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林氣功實踐案例(56

( 摘錄于大元老師主編抗癌健身法 )

七、子宮、卵巢癌案例 

        33•何開芳,女,子宮絨毛膜癌雙肺轉移,1936年生,安徽省合肥黃山電視機廠退休幹部。現在擔任北京抗癌樂園副園長、副秘書長,郭林氣功主講老師。

        患者19829月因子宮大出血,在合肥第二民眾醫院就診認為是功能性出血。12月病情惡化不能上樓,氣喘、腿腫、住院檢查為絨癌肺轉移。19831月在醫院做子宮、卵巢等全切除術,高位結札,術中切片:癌細胞侵及子宮肌層。術後3天高燒41℃,退燒化療,用5-FU、更生霉素、長春新鹼,8天一個療程,休息15天,計畫5個療程。由於毒副回應重,最後一個療程的第6天得偽膜性腸炎、腸穿孔,高燒腹部劇痛,血壓不正常,3次報病危,搶救脫險。但不能進食,喝水也吐,發燒38.5℃,靠輸液維持生命。

198310月來北京協和醫院就診,主治大夫王元萼介紹到廣安門中醫院服中藥,同時學練郭林氣功。每天一劑中藥,每天練功4個小時左右。全身狀況逐漸改善。19863月在郵電醫院又做腸切除術。術後堅持練郭林氣功服中藥。1988年經協和醫院檢查,一切正常,停服中西藥物,以練郭林氣功為主。

功法安排:早上自然行走法20分鐘,數年後慢慢增加到40分鐘;升降開合法 (3年後才吐 「哈」音6~12);特快行走法15分鐘;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各15分鐘。午間11時頭按;午睡後手棍;晚上腳棍。

    現在身體狀況良好。她最深的體會是:常年堅持練功,必然獲得最佳效果。一日不練10日無功,10日不練一場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34•施    女,宮頸癌、腦動脈瘤顱內轉移, 1924年生,北京市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離休幹部。

        患者因患宮頸癌,於1965年、1966年兩次手術。

        1975年頭痛,眼脹,9月經北京宣武醫院確診為腦動脈硬化。11月眼睛出現複視,經治療基本恢復視力,能上班工作。1977年底眼又出現複視,並越來越重,右眼不能睜開,眼球不能轉動。19783月經宣武醫院血管造影確診為腦動脈瘤顱內轉移癌。靠近中樞神經,不能手術。大夫要求患者:絕對臥床休息,想吃什麼就買什麼吃。

在死不了又活不好的情況下,於19803月學練郭林氣功。配合服中藥,一年以後頭不痛了,眼睛也能睜開了,面色紅潤,看書報可用眼睛了。

她練功的功目有:19803~6月,上午練自然行走法40分鐘,中快行走法20分鐘,一、二、三點行走法各20分鐘;下午練手棍按摩法;晚上練腳棍按摩法。19807月至1990年,上午練自然行走法40分鐘,升降開合法、吐音「哦 (wÒ)」,特快行走法20分鐘,中快行走法20分鐘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各20分鐘;晚上練涌泉按摩法;三陰等指針按摩法。1990年至今,早上練自然行走法60分鐘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各20分鐘。

她康復後除了自己堅持習練郭林氣功外,還輔導癌友操練,幫助癌友康復。目前她的身體狀況良好,但已年高80歲,不再擔任郭林氣功的教師。

 

35•曾憲園  女,子宮癌、卵巢癌,19433月生,大學文化,退休人士,現任馬來西亞郭林氣功研究會副會長。

從小體弱多病,身體容易長瘤。1968年她25歲時,曾切除子宮外兩個如拳頭般大的肉瘤及盲腸; 1974年因膽結石而切除了整個膽;1984年又得了糖尿病;1987年宮內及卵巢又長了纖維肉瘤,再次動手術切掉子宮及卵巢。半年後,在左邊乳房長有硬塊,取出化驗是良瘤。1990年,同樣的位置又長了硬塊,只好再上手術台取出硬塊,化驗結果是惡性腫瘤,有2.6厘米,屬二期,須馬上動手術切除整個乳房。

因她是個糖尿病患者,手術後傷口常發炎、出血很難愈合。經過一個多月的調理,傷口才慢慢地複合,馬上又進行35次的放射治療,好不容易挨過了整個療程之後,她已身瘦如柴、不成人樣了。

1991年,在朋友的介紹下知道了郭林氣功,她好像找到了救命恩人一樣!為了爭取活命的機會,她每天堅持到公園練3~4小時的郭林氣功,除了慢步行走法外,其他功法都要練完。慢慢地,她的失眠症漸漸改善了,食慾增進、體重也增加了,以往的慢性病 (常發惡夢、鼻敏感等)不知不覺沒了,心情也比較開朗,以致病情逐漸好轉。

一轉眼,在郭林氣功的陪伴下,她頑強地活過了8年,重拾了健康。但很不幸的是一直支持與陪伴她的丈夫患上攝護腺癌,可真是禍不單行!但從好的方面看,她已有8年的抗癌經驗,在抗癌的道路上又增多了一位伴侶,所以丈夫得癌時她沒有像過去那麼驚慌無助了。

丈夫經過手術和放療之後,每天都會和她一起到公園裡「吸吸呼」。從此,夫妻倆與郭林氣功結下不解之緣,共同面對、並肩作戰,一起健康地活過了一年又一年。

夫妻倆身為癌症患者,希望利用有限的生命做更多有意義的事,把小愛轉為大愛。當馬來西亞郭林氣功籌委會成立後,她就全身心地投入了教氣功的生涯。在10年的教功生涯中,她深深的體會到癌症不等於死亡的至理名言。

 

36•胡    女,卵巢透明細胞癌、子宮腺癌,1940年生,大學文化,高級會計師,在中國廣播藝術團總團工作。

199510月在人民醫院確診為卵巢透明細胞癌,有雞蛋大小,冷凍切片為中期並伴有早期子宮腺癌。

術後聯合大化療8 (腹腔和靜脈同時打藥),這種痛苦是難以忍受的。但為了活命必須要用堅強的毅力去戰勝膽怯,戰勝各種困難。頭髮掉了這是小事,根本不考慮美與醜,只要活命就行。最難受的是嘔吐,有經驗的人是吐了再吃,對於一竅不通木訥的她來說,什麼都不吃,最後把膽汁都吐出來了。一個星期也不大便,到後來大便下不來就用手摳。化療到第四次白細胞就降到1800,只有打升白細胞針來維持,最後化療得舌頭部沒了味覺,口腔潰瘍,經常胃疼肚子疼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19965月,她術後7個月來到玉淵潭公園八一湖畔學練郭林氣功,當時見孫雲彩老師精神抖擻面帶笑容地向病友講述如何戰勝癌症。在她激情的話語中每個人信心十足,痛苦的臉笑了,緊鎖的眉開了。她雖然不多愁善感,但對於能否長期活下去心裡也沒底,更不懂得康復養生的方法。當孫老師講完癌症不等於死亡後,發給每人一張歌篇,歌詞中說:「得了癌症莫悲切,精神振作是第一,手術機會莫錯過,放療化療要適宜,扶正祛邪中藥飲,郭林氣功要堅持…」。歌詞指出了癌症康復方法。在孫老師和耿惠文老師的認真、耐心、細致地教導下,使她學會了郭林氣功,並堅持習練至今。開始3年不管刮風下雨,不論數九寒冬,任何情況也不能干擾她練功,堅持把全套功法練完。並在廣安門中醫院吃余桂清主任醫師的中藥5年。

        習練郭林氣功,動靜結合,調節陰陽,大量吸氧,她體力增強。吃中藥清熱解毒,活血化瘀,扶正祛邪。透過這兩大舉措使她柔弱的身體有勁了也長胖了,她能吃能睡,二便正常。開始,看到她蠟黃的臉、骨瘦如紫的身體,病友們都不敢接近她,現在長胖20斤,精神飽滿,誰也看不出她是癌症患者。練功之餘,她積極參加樂園組織的文體活動,自娛自樂心情舒暢。她已健康地生活了8年,當然還要為更長壽而奮鬥。

她說:每個人在恢復的過程中都不是一帆風順的,既不可粗心大意,又不能草木皆兵。在康復過程中一定要把練郭林氣功放在第一位。她是這樣做的:

(1)每天早餐後就練最少3個行走法,以不累為準。找樹木多,人少的地方練,呼吸著新鮮空氣,自由自在,不感到枯燥。

(2)午飯後睡一個多小時覺,起床後頭部按摩,做些家務,看看電視。最初幾年每天要熬中藥,事兒也較多,但要掌握決不能累著。

(3)家庭和睦也很重要。自己心胸寬闊,小矛盾誰家都有,能忍讓包容,寬宏大量是美德,自己不生氣就少生病。

(4)甘當弱者。不是讓別人照顧自己,而是在各方面不要爭強好勝。不爭名不為利,跟誰都和和氣氣。為家庭、為子女也為自己高高興興地過好每一天,不給別人添累贅。

醫生手術給了她第二次生命,郭林氣功和吃中藥使她生命得到了延續。她非常感謝為癌症患者付出辛勞的、無私奉獻的樂園領導和從業人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