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林氣功實踐案例(56

( 摘錄于大元老師主編抗癌健身法 )

一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頭頸癌

1•朱邦本  男,低分化型晚期鼻咽癌顱胝骨轉移,1929年生,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勞動服務公司幹部,現離休。

患者於198410月發高燒後,出現眼複視,住院檢查病因不明。經治療後複視消失仍頭痛。1985年春節病情突然加重,頭痛嚴重,耳內膜發漲總聽到敲擊聲。經首都醫院等6家醫院檢查仍查不出原因。19856月由宣武醫院活檢,確診為低分化型鼻咽癌,晚期,已擴散轉移到右眼眶尖,侵蝕顱胝骨。當時的症狀:右眼球突出,眼肉皮下水腫、外翻,舌頭麻木,嘴只能張開一指大,牙齦水腫,無法嚼食物。隨即在中國醫科院腫瘤醫院做放療一個月後病灶仍無變化,腫瘤醫院建議一個月後去同仁醫院摘除眼球。患者因當時身體極度虛弱,因而未做手術。

198591日患者學練郭林氣功,同時服用中藥,兩周後眼骨下皮水腫開始收縮,一個月後突出的眼球基本復原。198511月做CT掃描複查,腫瘤有所縮小。體質增強,睡眠香甜,精神愉快,生活完全自理。此後患者放鬆了練功,有時也喝酒,在19884月病情出現反覆,頭痛,左腳走路無力,左手連水杯也拿不起來,生活不能自理。434日經腫瘤醫院CT檢查:「鼻咽癌擴散轉移腦內,約7厘米×6.8厘米瘤體伴有水腫」。425日又住進紅十字會新華醫院,採用中藥、郭林氣功為主的方針治療。6月初症狀消失,基本恢復到生活自理。

        患者每天練功功目為:19859月至19864月,早晨與上午,自然行走法45分鐘,休息15分鐘。定步行走法20分鐘,休息10分鐘。中快行走法20分鐘,休息20分鐘。下午,自然行走法30分鐘,休息10分鐘。手棍按摩法30分鐘,休息。晚上,間歇習練自然行走法與腳棍按摩法。19864月至19882月,早晨與上午,自然行走法,升降開合法,吐音法,特快行走法共100分鐘,中間各休息10分鐘。19884月至19891月,早晨與上午練自然行走法45分鐘,休息15分鐘。特快行走法20分鐘,休息20分鐘。中快行走法20分鐘,休息20分鐘。升降開合吐音法20分鐘,休息10分鐘。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各15~20分鐘。19982月至今,早上練自然行走法45分鐘,休息15分鐘。升降開合法、吐音法20分鐘,休息10分鐘。中快行走法20分鐘, 休息20分鐘。特快行走法20分鐘,休息20分鐘。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各15~20分鐘,(有時不練)。目前身體狀況良好。

 

    2•陳振坤   男,喉癌,1950年生,馬來西亞,商人。

1992年他聲音吵啞,去同善醫院耳鼻喉科檢查,確診為喉癌,做了兩次手術。

接著做了33次放療。在放療期間,嘴巴幾乎因放療的副作用發炎而黏在一起,醫生交待一定要進食,不然連命也活不了。那時即便是一杯奶或一杯水,喝下去也很困難。常常盯著看好久,最後鼓足勇氣喝下去。在喝下去那一霎間,就像傷口灑上了鹽一樣,痛得全身發抖,眼淚簌簌而下,痛苦到極點。

        放療時,服北京廣安門中醫院腫瘤科孫桂芝教授開的藥後,病情慢慢地得到改善。同時,孫教授還介紹去學練郭林氣功。1993年又從報紙上看到何平先生在教郭林氣功,從此就開始學練郭林氣功。練後覺得效果很好。這樣風雨無阻每天堅持練郭林氣功。主要功目有:自然行走法,升降開合法,特快或中快行走法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。

        他抗癌10年來,還教授郭林氣功,使不少癌症患者受益。並與何平先生一起,組建了馬來西亞郭林氣功研究會和抗癌樂園,現任會長,在全馬已有成千上萬人學練郭林氣功。

同時,他注意飲食營養,平和心理,使他的病情一年比一年好起來,現在健康情況穩定。放療使他喉部受到了嚴重創傷,開始講起話來也不很清晰,中國有一位中醫師曾要他「禁語少說話」。但他沒有氣餒,堅持治療和鍛鍊,現在他恢復得很好,教學員吐音功都可以了。

 

3•楊增和  男,唇癌頦下淋巴轉移15年患者,19332月生,大學畢業,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原周恩來研究組組長、編審。現為北京抗癌樂園法人代表,《抗癌樂園》雜誌主編。

抽煙30年,唇部受到傷害。1988年游海水泳受到刺激,下唇潰瘍數月方癒合,但腫脹層痂不斷,於19896月在叼煙部位長出初如大米粒,後成玉米粒東西,經北醫口腔醫院活檢為厭狀細胞癌,術後病理切片為鱗狀細胞癌。

術後出院便到北海公園學練郭林氣功,3個月即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效。他從1975年起患低酸性胃炎,伴有異常增生,脹氣打嗝兒不止,中西醫久治不癒,只好年年做胃鏡,注意觀察有無癌變,受了不少苦。學練郭林氣功3個月,脹氣打嗝兒奇蹟般地消除,胃部舒適,體重逐漸增加,再也不必做胃鏡了。所以,他常對人講:患了個唇癌,避免了個胃癌,失小於得,應當高興。

        由於唇部異常增生面積大,不能把整個嘴唇切除,術後一年半中3次復發,3次手術,最後經根治性放療60戈瑞才把全部異常增生摧毀,不再復發。可惜放療晚了,下唇傷口剛癒合兩個月便發現轉移頦下淋巴,只好再手術、再放療50戈瑞。

術後結合中醫治療,服用草藥5年,一周5劑。放療期間服中成藥放保一號,避免了皮膚的傷害和纖維化。口腔內放特製鉛板,防止了牙齒的石灰化。服用靈芝孢子粉,對提升免疫力,防止口腔扁平苔癬的癌變和口腔真菌的感染起到極好的作用。

從患癌至今已堅持練郭林氣功15年。開始10年,每天練習4小時以上。早上6時進公園,11時方歸。練自然行走法、升降開合法、特快及點步行走法等。下午、晚上練手棍、腳棍,做自然行走法和點步行走法。這樣,一天多次練功,可使經絡氣血整天通暢。10年後每天堅持練兩小時左右,包括腎俞式定步行走法,自然行走法,升降開合法和點步行走法等。

現年70歲有餘,但精力充沛,身體健康,年年機關體檢,不比許多中、青年人指標差。郭林氣功,既能抗癌防癌,又使他健身長壽。

他主編雜誌、寫抗癌文章,感到頭腦昏昏時,就到戶外練套自然行走法,頓覺腦清體爽,深感練郭林氣功是一種享受,願與它相伴終身。

 

 

4•張偉傑  女,非何傑金淋巴瘤,19528月生,中專文化。北京市聯運公司幹部。

19958月被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診斷為非何傑金淋巴瘤。病理切片結果為:免疫母細胞型T細胞來源,部位在左頜下2期。

在友誼醫院實施手術,術後切片檢查結果是:增殖性淋巴瘤。手術3個月後,在原部位的下方,又長出多個大小不等的小結節。後在腫瘤醫院進一步檢查,確診為惡性淋巴瘤。因惡性程度高,醫生提出先化療,後放療、再化療,經歷了近一年的大劑量的化療和放療。引起噁心、嘔吐、厭食,進食困難等很多不良回應,白細胞一度降至1800。透過中藥調理,減輕了放化療帶來的毒副作用,使她後來能積極配合大夫把化療堅持下來。

1996年初開始學習郭林氣功,鍛鍊體能。每日練自然行走法,特快行走法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,還參加群體抗癌活動。同時堅持看中醫、吃中藥,不斷調理和減輕放化療造成的身體不適。在癌症康復過程中她有幸結識了許多癌症朋友,把自已融入到抗癌樂園這個大集體中,真正感受到了群體抗癌的力量。大家在一起習練郭林氣功,增強體質;一起交談,互相鼓勵;一起唱歌跳舞活躍抗癌生活;一起外出旅遊,保持愉悅心情;一起聽專題講座增長抗癌知識。她和病友們在一起就感到心情愉快,非常開心,忘記了自己是個病人。

她在康復的道路上已走過了8年,在親人和朋友們的呵護幫助下。她得益於郭林氣功的鍛鍊和參加 群體抗癌及自娛自樂的各項活動,她更加懂得了生命的意義,更加熱愛生活,現在每日上班8小時,並力所能及為家庭盡些義務,感到生活得很充實。

她的體會是:保持健康良好的心態,是戰勝疾病的關鍵,要敢於面對現實,做迎接一切困難的心理準備!

 

5•徐三反   男,腦非何傑金淋巴瘤,1953年生,北京華泰仿瓷製品有限公司副總經理。

199611月,患者突患頭疼暈厥,朝陽醫院確診為腦非何傑金淋巴瘤。手術切除鴨蛋大小的腫塊,後做放療30次,並定時吃激素近一個月。放療使頭髮、眉毛全部脫光,激素使他臉部腫漲整天昏昏沉沉,難受異常。吃不下飯,身體極度虛弱,連走路都十分困難。

19971月,他到團結湖公園學練郭林氣功。開始練一個功就氣喘噓噓,東倒西歪,幾次險些掉進湖裡,但仍堅持練功。為了安全,他愛人天天跟在身後護駕,整整陪了4年。練功半年後,他身體逐漸恢復,每天也能練三四個功了。就在他自覺身體逐漸好轉時,8月間突發一次大癲癇,昏迷三四天,醒來後主治大夫告訴他:你命真大,如果晚送來兩三個小時就完了。

經過這次災難,他的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,對世事看得很淡,以往爭強好勝的心理幾乎全無,只想把

身體練好。自此以後,他堅持天天練功4小時以上,自然行走法、特快行走法、升降開合吐音法、中快行走法、定步行走法、點步行走法都練。不管寒暑,不論刮風下雨,他都到公園練功,元且、春節也不放棄。他戲稱:每天到公園上半天班,沒有大禮拜。就連2003年「非典」期間也堅持天天到公園練功。

病後他反思:上班時,擔任一家合資公同的主管銷售的副總經理,激烈的市場競爭,使心理壓力增大,加之生活極度沒有規律:抽煙喝酒,熬夜打牌,弄得人筋疲力盡,常常失眠做夢。病後他徹底改掉了這些惡習。目前的生活極有規律:早上沖一碗麥片粥奶粉,吃幾片麵包夾熟食或煎蛋,中午吃得好一些,肉魚類等;晚上喝粥,吃些菜蔬。經歷了生死的考驗,他的心漸漸平和,淡泊名利。他說:即使你的事業有成,成為大款,但身體垮了,什麼也享受不到。若有人問他現在最大願望是什麼,他會堅定地回答:健康。

9年來他每天堅持服用抗癲癇藥,堅持郭林氣功鍛鍊,除犯一次大癲癇外,很少得病。他由衷地感謝郭林老師把這麼好的功法留給後人,拯救了這麼多的腫瘤患者。也衷心地感謝曾經教過、指點過他的老師及經常在一起練功的癌友們。

 

6•李密君  女,甲狀腺癌雙肺、卵巢、淋巴轉移,19478月生,初中文化,建華衛生用品廠退休工人。現為北京抗癌樂園豐台分園園長,帶瘤生存15年。

19884月她的頸部增大,並有腫塊,飲食困難,經北京同仁醫院確診甲狀腺癌,710日,做了切除清掃手術。由於到了晚期,嚴重的粘黏,手術做了7個半小時仍沒切除乾淨。手術10天後,發現淋巴,雙肺轉移,醫生說只有3~6個月的存活期,要家屬準備後事。

當她知道自己得的是晚期癌症時,驚恐的休克了。後經醫生和家屬做工作,才開始吃藥和化療。不幸又藥物中毒,只能停止化療。身體越來越壞,經X光檢查發現雙肺佈滿了瘤子,最大的像桃核般大,能數上來的就有9個,小的不計其數,淋巴和腋下全是腫塊,醫院沒辦法繼續治療,叫她出院。出院後,她服過中藥,又進行過化療,但病情無明顯好轉。

19896月,開始學練郭林氣功,同時服中藥。開始身體很弱,走三五步就覺得很累,就要休息。但練了一段時間後,就覺得有勁了,食慾也增加了,使她增強了戰勝疾病的信心。從此,不管酷暑嚴寒,還是風霜雨雪,每天都去公園練功,直到現在沒有間斷過。

1990年夏天,練功兩年後,肺上的9個大瘤子消失了5個,腋下的腫塊也消失了,病情大有好轉。體重增加,能吃能睡,不但生活能自理,還能幹些家務,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。

19929月至19938月,由於吐血,她又在石家莊接受了兩次放射性的同位素碘的化療,效果不

大;後又開始服生命「第六要素」才不吐血了。

從醫生判她死刑到現在,她帶癌生存的這15年中,做過5次手術,先後失去5位親人,但她不氣餒,積極鍛鍊,樂觀地生活,2003年照的胸片瘤子又小了。她深深體會到郭林氣功的治癌作用,是戰勝疾病的精神支柱。

她練功情況如下:19896月至19938月,上午:自然行走法40分鐘,升降開合法吐高平音哈18個,特快行走法20分鐘,中快行走法20分鐘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50分鐘。下午:自然行走法40分鐘,升降開合法、特快行走法20分鐘。晚上:自然行走法20分鐘。

19939月至199912月,上午:自然行走法40分鐘,升降開合法吐高平音哈18個,特快行走法 20分鐘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50分鐘 (或中快行走法20分鐘)。下午:自然行走法30分鐘。

2000年至現在,上午:自然行走法40分鐘,一、二、三步點行走法50分鐘。晚上:自然行走法50分鐘。

 

7•張文蘭  女,甲狀腺癌食道、縱膈淋巴轉移。至今14年,19367月生,大專文化,北京市電子器材公司工程師。

19899月身體乏力消瘦食慾較差,體重減了11公斤。自己發現左側頸部有黃豆大小的異物,一 個月後發展如棗大。在北京協和醫院手術,腫物為 3.6厘米×2.2厘米×1.4厘米,病理診斷為甲狀腺未分化癌 (梭形細胞癌)。術後做了放射治療。

19958月自感頸部不適,憋氣,咽食有阻感,協和醫院做了第二次手術,在食道與氣管間有一腫物大小為2厘米×3厘米×3厘米。術後不久仍感不適,並咳嗽不止,經CT檢查縱膈和胸部淋巴有多處轉移,無法進行手術。醫生說:未分化癌轉移發展速度特別快,難以控制,說她存活期超不過半年,讓她放棄治療。當時她的心情極度緊張相絕望。但求生的慾望使其平靜下來。這裡不給治了,她就轉到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繼續求診。幾位著名的放化療教授以認真負責、救死扶傷的精神,給她制訂放化療方案:先對頸部和胸部施以大劑量的放療,日後又進行大劑量的化療。她咬緊牙關,堅定信心忍受著放化療帶來各種痛苦,終於闖過來了。全身病灶得到控制。在此期間採取中西醫結合,服用多種中藥、西藥和保健品 (如:湯藥服了7年多,打胸腺肽,核糖核酸;靈芝類、硒片、果蔬丹、鯊魚軟骨膠囊等) 對提升免疫力起到了較好的作用。

1996年開始習練郭林氣功,起初由於放化療身體十分虛弱,學一個動作身體感到非常吃力。在老師們耐心輔導下,她逐步體會到健身法的理念,動靜結合及特定的呼吸模式,能調整病人的生理功能,使內環境趨向協調平衡狀態。練不了快步行走法,就練

自然行走法、升降開合法和點步行走法,每天堅持練功2個多小時。每次練完功後,自身有種舒適感,達到了「調息練氣」、「調心練意」、「調身練力」,從而提升了自己機體的免疫力。

        通過綜合性的治療和調養,病情愈來愈輕,食慾好了,體重增加了,精力充沛了。2003年體檢複查從CT片觀查,食道、縱膈有的腫瘤己經鈣化,淋巴結節比以前縮小了。她患癌已生存14年了,其中帶癌瘤生存8年。2003年參加北京抗癌樂園北海公園組織的野三坡百里峽秋游,在大家的關心和鼓勵下,她還爬上了有2880多層台階的山頂,峰頂上的一塊告示牌上的一句話「百里峽我贏了」,表達了患者的心聲。